澎湃数字人民币手册系列报道 | 第五篇——风向何处吹:支付宝迎挑战?银行迎机遇?

Addison 专栏
2020-12-22 13:23:58

  

编者按:数字人民币的试点进展备受期待。从中国人民银行成立专门研究团队到现在已过去6年,数字人民币真容初露,目前已在深圳、苏州、雄安、成都等地试点测试。深圳、苏州近期推出的数字人民币红包测试,更是让数万人得以参与其中,数字人民币脚步声越来越近。数字人民币的正式发行尚无时间表,但在它真正到来之前,我们有必要读懂甚至读透它。为此,澎湃新闻特别制作数字人民币手册系列报道,以飨读者。

记者:叶映荷

来源:澎湃新闻

数字人民币渐行渐近,蝴蝶扇动翅膀,“风暴”正在酝酿。

当数字人民币走进现实,为人们生活带来便利的同时,作为货币的新形式,数字人民币势必也将给国内经济体系带来一系列的变革:

货币政策框架是否会有变化?微信支付、支付宝“独大”的支付体系是否将遭遇挑战,商业银行是否将迎机遇……

 

对货币政策会有哪些可能的影响

 

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穆长春在2019年8月的一次演讲中表示,数字人民币的双层运营体系不会改变流通中货币债权债务关系,为了保证央行数字货币不超发,商业机构向央行全额、100%缴纳准备金,央行的数字货币依然是中央银行负债,由中央银行信用担保,具有无限法偿性。

另外,他也指出,双层运营体系不会改变现有货币投放体系和二元账户结构,不会对商业银行存款货币形成竞争。由于不影响现有货币政策传导机制,也不会强化压力环境下的顺周期效应,这样就不会对实体经济产生负面影响。

央行副行长范一飞撰文指出,商业银行提供数字人民币兑换,可加速资金回流商业银行的速度和效率,促进其发挥金融中介作用,为货币政策传导提供更直接、高效的渠道。

“DC/EP(央行数字货币)发行、回笼的环节,对货币体系影响是中性的。另外,一部分存款变成DC/EP的话,会有一些货币紧缩效应,但效应规模不会很大,央行货币政策很容易对冲。”万向区块链首席经济学家邹传伟对澎湃新闻说道。

中国银行原副行长、深圳海王集团首席经济学家王永利撰文指出,以新技术推动新型数字货币体系建设,或许可以解决如何科学合理地把握信用货币的投放与总量调控的问题。

他提出了“数字货币一本账”设想:央行数字货币平台面向社会开放(开源),所有的社会主体(包括金融机构)直接在央行数字货币平台开立“唯一基础账户”,需要做到实名制,逐笔登记每一笔收付金额并保持账户适时余额,但账户余额仅为备查数据,不予计息;社会主体可以同时在商业银行等金融机构开立“业务专用账户”,专门记录户主开办具体业务时引发的权利义务变化及其结果。该账户与其在央行的基础账户保持勾连,在实名制上可以有所放松;社会主体发生数字货币收付时,相关信息需要同时传送央行与业务相关银行等金融机构进行账务处理,相关账户处理结果要反馈给户主,以保护户主利益;央行与经办业务的金融机构也要逐笔调整往来关系,保持账务处理上的收支平衡。

“这样,可以实现央行对数字货币收付流通全方位、全流程的严密监控,增强数字货币反洗钱、反恐怖输送、反商业贿赂与偷税漏税的力度,又可以在央行之外实现有限匿名,适度保护商业秘密与个人隐私,不会对现有货币金融体系产生巨大冲击。”

 

止步于M0,还是再向前一步?

 

按照央行的构想,数字人民币定位于M0,即流通中的现金。

王永利认为,央行数字货币可能只是从替代M0起步,但决不应仅仅只局限于此,而应该尽可能替代所有货币。

“央行数字货币如果只是替代M0,那将只能影响到货币总量中不足4%的部分,对央行数字货币政策实施、货币总量调控的影响将是有限的。如果实现央行数字货币‘一本账’,则会完全不同,”他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央行数字货币的推出,应该比现在更加方便人们的货币收付,至少不比现在差。否则,就难有竞争力。”

但邹传伟认为,央行数字货币不太可能从M0扩大至M1(狭义货币)、M2(广义货币)。

“从法律关系上来说,央行数字货币是中央银行的负债,因此只能是M0。因为M2很大一部分是商业银行的负债,是存款。所以说央行数字货币将来变成M2,这个东西在逻辑上实际上就很难通的,”邹传伟说,“如果把商业银行存款变成了数字化的M2,意味着它也像现金一样可控匿名,相当于把中国的存款回到了非实名开户的状态,金融监管很多事就没法做了。”

他表示,如果DC/EP已经能足够保障百姓对匿名的需求,不需要商业银行提供数字化的M2,如果提供数字化的M2,对金融体系的影响会非常大,而且从各个国家的实践看,不管是零售型的还是批发型的,央行数字货币替代的都是M0。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副教授王志诚认为,目前公开明面上的目标是替代M0(现金),也是一个正确的切入点,成功运行之后想要进一步拓展替代M1(狭义货币)是非常容易的。

 

数字人民币与支付宝、微信支付的关系

 

对于普通人而言,最大的疑惑可能是:数字人民币和支付宝、微信支付等第三方支付的区别是什么?

根据澎湃新闻做的网络调查,近三成受访者以为数字人民币和支付宝、微信支付是一回事。

被调查者对数字人民币概念的了解情况

“支付宝和微信和数字人民币不是一个维度上的概念,也不存在竞争关系。”10月25日,穆长春在外滩金融峰会上说道。

他认为,微信和支付宝是金融基础设施,通俗来讲它是钱包,在电子支付时代,钱包的内容实际上是商业银行存款货币。在数字人民币时代,微信和支付宝的这个钱包里增加了数字人民币这一项内容,老百姓依然可以使用微信和支付宝进行支付,只不过支付的工具里面不仅包括刷银行存款货币,还增加了数字人民币这个选项。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支付宝、微信是前端的支付工具,后端是现金数字,现在支付宝的后端是不能挂现金的,因为现金彻底就是系统以外的,只是挂银行账户。以后支付宝既可以挂数字货币,也可以挂银行的账户。 

曾刚认为,除非应用场景有特别大的突破的情况下或者有创新的情况,数字人民币对大家的支付习惯和目前的支付市场格局不会有太大的直接影响。

他说:“数字人民币的目的是为了取代现金,提高现金管理的效率,降低现金管理过程中的种种问题,而不是说要实现这个过程,同时要尽可能减少对现有体系的冲击。”

 

数字人民币会改变支付市场格局吗

 

在目前移动支付市场上,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加起来的市场份额达到了90%以上,同时双方之间设置了壁垒。数字人民币以及数字人民币钱包的出现,会改变这种格局吗?

中国银行原行长李礼辉认为,预计央行数字货币将在很长一段时期内和成熟的第三方支付平台并行,成为主要的支付工具,而不会很快产生替代效应。

中关村互联网金融研究院首席研究员董希淼在《破除对数字人民币的四个误解》中补充道:“数字人民币可以打破支付行业的壁垒,在所支持的银行和支付工具间实现流通,而支付宝和微信之间无法进行转账。”

有学者直言,数字人民币的推出有打破支付宝、微信支付垄断的意图,未来或对支付市场产生冲击。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金融学副教授王志诚认为,新型互联网公司利用技术优势占领了支付市场,而大型国有银行这些年也在尝试进入市场,但因为用户习惯等成效不够明显,“目前找到的是数字货币的方式,反垄断是一个助力。” 

中国人民大学博士后郝毅认为,即使微信和支付宝的这个钱包里也能使用数字人民币,数字人民币或也会对支付宝、微信支付有影响。

“最直接的就是可以将微信、支付宝里的钱转到数字人民币钱包中,这样可以省去微信支付宝的相关费用。”他说。

王永利在《体验与支付宝微信支付类似,数字人民币真正的创新和变革在哪》一文中指出,数字人民币需要下载的是央行统一的APP,会带来数字人民币支付运行体系和机制上的重大变化。

王永利指出,数字人民币App可以形成全社会最完整的数字人民币收付大数据,将成为价值巨大的数字资产,并对各金融机构和支付公司的大数据形成替代,其对中国支付体系乃至金融机构市场格局的影响将是非常深刻而巨大的。

“数字人民币运行模式改变带来的影响,将使与支付结算紧密相关的银行卡体系和相关产业,以及非银行支付机构首当其冲!例如,可能由央行掌控所有数字人民币的用户信息和交易数据,并对依靠支付和大数据形成巨额市场价值的蚂蚁集团带来严重冲击。”王永利写道。

支付宝母公司蚂蚁集团在8月25日公布的招股书中,提示了央行数字货币可能带来的风险,但尚难以评估该项工作对公司的业务、财务状况和经营成果的影响。

 

市场会选择谁?

 

数字人民币会不会对支付宝、微信支付产生冲击,关键还是要看市场的选择。我们或能从苏州的数字人民币测试中看出一些端倪。

在商家侧,在澎湃新闻对苏州试点数字人民币红包走访中,多位商户都提到数字人民币当前兑换无需手续费的优势。不过,有商家提出当前数字人民币钱包中不计付利息很难锁住用户,也有商家建议未来向上下游推广。

不过,对于数字人民币是否会替代支付宝、微信的问题,一位熟食店店员表示:“我觉得取代支付宝、微信可能性不太大,现在用支付宝和微信更多。”

一位电器商户的店员也认为,未来是数字人民币钱包与微信、支付宝支付并行的状态,“不会替代,接受会接受,但大家还会用支付宝、微信,就像四大行再厉害,大家还是会用其他银行。”

还有一位手机店的店长也表示,共存是最有可能实现的,替代(支付宝、微信支付)不太可能,“除非国家下令只用数字人民币钱包。”

针对普通大众,澎湃新闻进行了线上的问卷调查。

对于“是否会使用数字人民币钱包替代支付宝、微信支付”的问题,回收的526份有效问卷的结果显示,42.59%的被调查者表示会同时使用数字人民币钱包、微信支付和支付宝,26.05%的被调查者认为要看情况,24.33%的被调查者选择用数字人民币钱包代替支付宝、微信支付,只有7.03%的被调查者明确不会使用数字人民币钱包用以替代支付宝、微信支付。

被调查者对未来“是否会使用数字人民币钱包替代支付宝、微信支付”的意愿程度

其中,年长者对数字人民币的使用意愿明显高于年轻者,55岁以上选择“使用数字人民币替代支付宝、微信支付”的被调查者比例高达37.5%,而这一比例在25岁以下的人群中只有7.3%。

 

商业银行:可甩掉现金管理成本,“马太效应”加剧?

 

除了支付市场,数字人民币会对传统金融机构产生什么影响?

曾刚认为,数字人民币的出现,对银行业务层面实际除了提高效率以外,降低银行现金管理成本以外,其他对银行没有任何的影响。

他表示,对数字人民币发行的逻辑,跟今天现金的使用是一样的,好比去银行柜台或者ATM机把账户上的钱取成现金,银行没有钱会去找央行,将央行现金库里的钱运过去,同时在银行账户上的准备金就减少了。之前运送过程效率不高,也很有安全性问题,还有很多押运人员,以后直接通过账户系统发送。

“银行现在的现金管理成本还是蛮高的,如果以后没有现金,银行柜台,网点的现金柜台都不需要了,成本下降非常快,金库也不太需要了,ATM机也少了,不需要这些武装押运人员,然后从社会管理角度,每一个现金后的数字货币,央行层面可以追踪,就可以能够把控避免现金被用于不法用途,对社会治理管理能力会提升。”他说。

曾刚认为,挑战在于就是现金管理越来越少,那么和银行现金管理相关的这些服务可能要进行调整,柜台网点功能要进行彻底的改造,给银行现金管理提供支持的这些机构,包括验钞机生产、武装车押运这些好像也都不需要。

“数字人民币对(指定运营机构)商业银行其实更多的是机遇。”郝毅则认为。

他表示,数字人民币给了商业银行又一个重新在零售领域吸引消费者的机会。现阶段,零售领域基本上都是微信、支付宝两家独大,商业银行自己的APP使用机会很少,只有在使用银行卡的时候才会涉及。

数字人民币时代到来后,商业银行将可借助数字人民币运营机构身份,在数字人民币流通过程中,将自己的数字人民币钱包整合到数字人民币生态中。让人们在数字人民币使用过程中,关注到商业银行投放在钱包中的各种信息(例如,理财产品、其他服务等)。

“如何发展还要看数字人民币试点后,各商业银行如何推广数字人民币,以及在推广过程中,让老百姓使用自己银行的账户兑入、兑回数字人民币。”郝毅说。

郝毅表示:“从深圳试点情况来看,通过绑定四大国有行银行卡充值的金额,可以提现回银行卡。这本身也是吸引消费者继续使用商业银行信用卡的一种手段。把流量重新吸引回商业银行,也有助于商业银行自己在零售端继续开发新的场景。”

但对于其他商业银行,郝毅认为,目前看对非运营机构的商业银行会产生一些冲击。

“比如,为了使用数字人民币,人们就必须要办四大行的银行卡,同时接受四大行的服务。这给了那些原本城商行的客户一个接受四大行服务的机会,这些用户可能会抛弃城商行转而选择四大行。同时,在数字人民币使用过程中,人们需要把城商行的存款,转移到四大行的银行账户中,但不可能用5块转5块,一次可能转了100块过去,这就可能造成存款从中小银行向大银行的‘搬移’现象。”


本文地址: http://www.ok35.com/news/zhuanlan/2020/32471.html
声明:本文经授权发布,除注明来源外,均为西瓜财经用户投稿,不代表西瓜财经立场。转载请注明:西瓜财经(ok35.com)
提醒: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谨防以“区块链”名义进行非法集资。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