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密妈妈”:美国加密人才正在流失,明确监管迫在眉睫

来源:区块链 财经新闻 专栏
2019-09-19 09:14:01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专员 Hester Peirce 并不是一位典型的政府官员。她是一位自由主义监管者,对数字货币的友好态度使其赢得了 “加密妈妈” 的称号。
 


 

但是 Peirce 也不是典型的加密爱好者。一个例子是她不喜欢 “生态系统” 这个词——而这可能是区块链世界中使用最多的流行语之一。Peirce 称:

“我认为人们在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的时候才会用这个词。”
今年夏天早些时候,Peirce 访问了新加坡,此行目标之一就是更多地了解那里的加密环境。当被问及 “新加坡与美国相比如何” 时,她说:
“在新加坡,监管机构的态度要开放得多,他们往往试图与社区中的人们打交道。”
这件事说来话长。加密技术的未来可能在亚洲,而不是美国。亚洲已经是加密货币交易所、挖矿业以及散户投资者的关键所在地。亚洲部分地区也具有监管优势,加密货币人才和投资将流向监管规则清晰且友好的国家。

 

如今,大部分活动都在新加坡进行。去年 8 月,新加坡的进行的 ICO 数量超过了美国。新加坡社会科学大学(Singapore University of Social Sciences)研究员 Robert W. Greene 表示,在 2017 年至 2018 年进行代币销售的智能合约平台项目中,有超过 40% 都是在新加坡进行的。Greene 说,这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新加坡接受了公开数字代币销售,而其他司法管辖区则没有提供这样的环境。ICO 作为加密货币初创企业曾经的一种流行融资方式,现在正在逃离美国。这一步棋,对于加密初创企业来说可能也是正确的。

“我从这里(新加坡)的人那里听到的是,他们正在逃离美国,这与我在美国时从项目方那里获得的说法一致。”Peirce 说道。那些一度想把工作基地设在美国的人告诉她,他们目前“在其他地方工作,因为在监管变得更清晰之前,在美国开展工作没有任何意义。”

另一方面,新加坡 “正在以一种我们(美国)尚未做到的方式提供透明度。这样一来,如果不是真正的证券发行,你就不必一直做一些证券发行的事情。” 有关新加坡对数字货币政策的信息可以在《支付服务法案》(Payment Services Act)和《数字代币发行指南》(Guide to Digital Token Offerings)中找到。

“我们真正想要达到的是一个 ICO 提供功能型代币(utility token)或支付型代币的世界。”Peirce 称,

“我认为,新加坡比我们更清楚地思考了这些问题。如果你想达到这一点,我不确定你能否以我们一直以来采取的方式来应用证券法框架。”
这里说的不仅仅是新加坡。Peirce 注意到,亚洲其他国家的政府也正在从非常务实的角度来看待这一领域。他们把加密货币视为机遇,而不是威胁。重点不是监管,而是:
“我们能实施这项技术吗?”
美国曾发出了一个不那么友好的信息。美国总统唐纳德 ·J· 特朗普(Donald J. Trump)在有关比特币的第一条推文中表示,“我不是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的热衷者,它们不是货币,它们的价值波动很大,而且是凭空而来的。不受监管的加密资产可以促进非法行为,包括毒品交易和其他非法活动。”

 

Peirce 对加密货币的友好态度也不一定代表 SEC。去年,SEC 主席 Jay Clayton 曾表示,他所见过的每一个 ICO 都是一种证券。SEC 还否决了 Winklevoss 兄弟的比特币 ETF 申请,Peirce 曾公开反对这一决定。

SEC 对这只 ETF 的担忧主要集中在比特币作为一种投资的价值上。Peirce 认为,应该允许投资者自己做出判断。

人们对 ETF 有各种各样的担忧。“我认为眼下托管是一个大问题。”Peirce 说,“这是托管、市场操纵,以及更普遍的价格问题。”当被问及 “ETF 获批(或者 Peirce 所说的交易所交易产品(ETP)还有希望吗?” 她坦言:

“我对此总是心怀希望的。”
至于 ICO,Peirce 表示,SEC 已经采取了一系列执法行动,其中一些是基于欺诈行为。“我们的潜在执法议程上条条框框众多。我们的规则真的很复杂,人们的一些所作所为总是会与其产生冲突。所以必须思考:资源有限,我们要如何运用?我们总是在自己所涉及的任何领域做出这些判断。”

 

在被问及 “SEC 将如何处理 Facebook 的新加密货币 Libra?” 时,Peirce 说:

“我还没有亲自和 Facebook 谈过。考虑到我们目前有的也就是一份简短的白皮书以及国会举行的听证会,我认为对于他们究竟在做什么,以及这可能会在什么地方影响到证券法,到时会产生很多问题。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但存在一些可能发布 Libra 的方法。”
 

“我不想失去这一代人才”

美国的问题不在于加密管理过于严格,而在于不够清晰。Peirce 说:
“我认为最主要的问题是明确性,因为大多数和我交谈过的人都表示‘只要告诉我们监管框架是什么,我们就会在其中工作’。”
一些监管机构正在监管加密货币,而一些法规因州而异,且还很难区分证券型代币和功能型代币。确定这一点的一种方法是通过 Howey Test(豪威测试),但存在多种解读方法。今年早些时候,SEC 发布了关于豪威测试的指导意见,Peirce 称,该指导意见“可能引发更多的问题和担忧,而不是给出答案。”

 

Odaily 星球日报注:Howey Test(豪威测试)是美国最高院在 1946 年的一个判决(SEC v. Howey)中使用的一种判断特定交易是否构成证券发行的标准。如果被认定为证券,则需要遵守美国 1933 年证券法和 1934 年证券交易法的规定。

豪威测试需要考虑四个因素,但 SEC 的框架有 38 个考虑因素,其中许多还包含子因素。“我担心,非律师以及不精通证券法及其相关知识的律师将不知道该如何解读这份指南。”Peirce 表示。

加密初创公司可能无意中违反了美国的规则,谁愿意冒这个风险呢?"该行业的个人和公司必须遵守我们的证券法,否则可能成为执法行动的对象," Peirce 称,

“因此,作为规管机构,我们有责任就公众如何遵守法例,向其提供清晰的指引。但我们还没有履行这一职责。”
如果美国在加密方面落后了,会有大的影响吗?对此,Peirce 给出了自己的看法:
“我跟在这个领域工作的人接触后发现,很多人都非常聪明勤奋且具备奉献精神,我不想失去这整整一代人——我不想看到所有这样以一种新方式思考问题的人才流入另一个国家。”
“很高兴看到创新真在遍及世界各地,但与此同时,有这样一群非常聪明、工作非常努力的人在美国,我们的经济和社会都从中受益。所以我不想把这些人都赶到海外去。”Peirce 表示。

 

她正在考虑的一个解决方案是,为销售和发行某些代币提供一种“安全港(safe harbor)”。“这基本上意味着,如果你在做 X、Y 和 Z,并向人们提供这类信息,我们不会让你遵守所有的证券法,”Peirce 解释说。

 

政府监管的局限性

 

 

从表面上看,Peirce 是一个矛盾的人物。她是一个自由主义的监管者,但同时也是一名政府官员——尽管她支持一种旨在独立于政府的货币。然而,Peirce 并不一定把这些看作是矛盾。她说,她受到了经济学家 Friedrich Hayek 的影响:“他非常欣赏这样一个事实:社会是由个人组成的,每个人都有独特的才能和知识。”加密货币可以帮助实现这些想法。或者正如 Peirce 所说,“权力下放的理念确实抓住了一种观点,即他们的知识是通过社会传播的。”

另一个影响她的经济理论是公共选择,以及“思考政府解决方案的局限性”。

“不管你是谁,不管你的局限是什么,每个人都可以为社会做出贡献。我很关注这样一个社会:它能让人们释放内心的潜能,过上充实的生活,同时也能为他人服务。这就是成为资本市场监管者让我兴奋的地方。因为我想我可以成为释放这种潜力的一部分力量。”
“监管机构通常不以这种方式运作。”Peirce 也承认这一点。但是当有人说她的判断比别人的好时,她就会回应道,“我不太确定,因为那个人了解我所不知道的事情。”

 

一些人会说,比特币不受任何央行控制,会危害政府。但是 Peirce 认为像比特币这样的加密货币是为了寻找新的解决方案。

她说:“这种权力下放的做法是,当人们看到了社会上的一个问题,就会想到有一个解决方案。比特币白皮书紧随金融危机发布的,人们就会想:我们看到了明显存在的问题,那么有没有办法更好地解决这些问题?”

“我认为,当人们在社会上聚在一起讨论并思索解决问题最有效的方法是什么时,这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这也许是政府,也许不是。”她说道。

“所以我不觉得受到威胁,我认为这是监管机构要意识到的一件重要事情。我们有自己的定位,但不一定要代表一切。”

 

 

 

 

本文来自 LongHash,原文作者:Emily Parker

Odaily 星球日报译者 | 念银思唐


本文地址: http://www.ok35.com/news/zhuanlan/2019/13411.html
声明:本文经授权发布,除注明来源外,均为西瓜财经用户投稿,不代表西瓜财经立场。转载请注明:西瓜财经(ok35.com)
提醒: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谨防以“区块链”名义进行非法集资。

热度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