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清算银行最新报告:中国的央行数字货币全球领先

头号玩家 观点
2020-09-01 15:18:26

  

尽管CBDC的概念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就已被提出,但直到近两年才引起全球广泛关注,Facebook发布Libra正是一个临界点。同时,疫情也加速了支付方式的数字化趋势。

  近日,国际清算银行(BIS)发布题为《央行数字货币崛起:动因、方法和技术》的报告,分析了全球央行数字货币(CBDC)的技术设计和政策立场,认为在手机使用率较高、创新能力较强的辖区,CBDC项目指数更高,各国CBDC在动机、经济和技术设计上都存在明显差异,包括中国的央行数字货币DC/EP在内的三种先进设计对其他司法管辖区具有借鉴意义,并表示“目前最先进的CBDC项目可能是中国人民银行的项目”。

  报告认为,非正规经济规模较大的经济体倾向于零售型CBDC,而金融发展水平较高的经济体则倾向于批发型CBDC。批发型CBDC的使用限于中央银行和金融机构之间,不面向公众,零售型CBDC则面向公众。例如,中国人民银行的DC/EP为零售型,加拿大银行的Jasper项目、新加坡金管局的Ubin项目、日本银行和欧洲央行的Stella项目为批发型。

  BIS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7月中旬,全球至少有36家央行公布了零售或批发CBDC工作,厄瓜多尔、乌克兰和乌拉圭已经完成零售CBDC试点,6个零售CBDC试点正在进行中,包括中国、巴哈马、柬埔寨、东加勒比货币联盟、韩国和瑞典。2020年互联网上对央行数字货币的搜索量已超过比特币和Libra,越来越多央行行长在公开演讲中对CBDC持正面态度。

  全球央行数字货币竞赛白热化

  早在2014年,厄瓜多尔央行就启动了名为“Dinerolectrónico”的数字货币项目,该项目允许个人通过中央银行运营的系统进行移动支付,然而由于该系统未能吸引大量用户,项目于2016年中止。

  随着比特币和分布式账本技术(DLT)的普及,许多央行启动内部研究工作,以更好地了解分布式账本技术及其在货币中的潜在应用。2015年,荷兰国家银行使用基于DLT的货币“Dukaton”进行内部实验,英格兰银行、新加坡金管局、加拿大银行等央行也在该时期进行了类似的内部实验。

  从2016年起,许多中央银行针对特定目的启动了数字货币研究项目。加拿大银行于2016年初启动了“Jasper”项目,最初致力于研究基于分布式账本技术的银行间大额支付结算。新加坡金管局也于同年底在推出了“Ubin”项目,同样侧重于银行间支付。 

  2017年后,香港金管局推出“LionRock”,欧洲中央银行和日本央行与Stella项目共同推出首个CBDC合作案例。沙特阿拉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泰国也陆续宣布了关于批发型CBDC的跨境工作。

  全球首个公开宣布的零售型CBDC来自瑞典央行2017年推出的“e-krona”项目,2020年2月,瑞典央行宣布将与埃森哲公司开展一个试点项目,试验将持续到2021年2月。

  虽然宣布时间并非最早,但BIS的这份报告指出,目前全球最先进的CBDC项目可能是中国人民银行的“DC/EP”项目,它已经开始在中国的四个城市进行试点。

  与此同时,加拿大央行宣布目前尚无零售型CBDC的案例,但在现金使用突然下降或广泛采用私人数字货币的情况下,它正在开展零售型CBDC应急计划。东加勒比央行已经启动了一个名为“DXCD”的试点项目,巴哈马央行也启动了一个名为“Sand Dollar”的试点项目,预计于2020年下半年正式推出。

  疫情的冲击更加速了支付数字化的转变。报告指出,社交隔离、公众对现金可能传播病毒的担忧、政府对个人支付救济金的计划都在加快数字货币提上日程,例如美国国会财政刺激措施法案的早期版本曾提及“数字美元”,作为政府快速支持个人的手段,以替代信贷转账或耗时的支票,美联储也在对零售型CBDC进行研究。

  今年7月以来,日本、韩国、立陶宛等国也在数字货币布局中动作频繁,7月20日G7已宣布将在8月底或9月初的G7峰会上就发行央行数字货币的合作事宜展开讨论。

  中国的央行数字货币走在世界前列 

  在目前全球所有CBDC项目中,BIS的这份报告认为,中国人民银行的项目处于最先进阶段。

  CBDC在中国的发展至少可以追溯到2014年。在去年底,中国人民银行宣布将开展零售CBDC的试点研究,即“DC/EP”项目。2020年4月20日,中国人民银行发言人证实,将在深圳、苏州、成都、雄安和北京的“2022年冬奥会办公区”进行试点。

  报告认为,在世界上人口最多的第二大经济体引入CBDC可能会产生深远的影响。除了为目前交易使用的现金提供便利的补充,CBDC还将打破中国目前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的移动支付双头垄断格局,这两家公司共同控制了94%的移动支付市场,DC/EP或会为现有支付行业带来重新洗牌的机会。

  目前DC/EP试点的架构属于“混合型CBDC”模式,即双层运营体系,中国人民银行将发挥提供核心基础设施的作用,而商业银行、其他支付服务提供商和电信等中介机构将向公众提供服务。这种模式可以防止风险集中在央行,同时防止现有金融机构资源的浪费。 

  DC/EP基础设施的主干将是一个混合系统,包括传统数据库和分布式账本技术。考虑到DC/EP作为货币体系中M0的替代定位,为了应付中国庞大的零售交易量,任何系统都必须能够每秒处理30万笔交易,纯分布式账本技术对于如此大规模的应用还不够成熟。例如,2018年双十一期间网联的交易峰值达到每秒92771笔,而比特币是每秒7笔,Libra白皮书显示其交易也仅支持每秒1000笔。

  账户方面,基于松耦合特征,用户可以在日常交易中匿名使用DC/EP进行交易,运营商及时向央行提交交易数据,这样既能保证用户之间保持匿名,又能让央行“掌握必要的数据,以实施审慎监管,打击洗钱和其他刑事犯罪,同时缓解商业银行的工作量。” 

  BIS的这份报告认为,通过分享有关央行数字货币驱动因素、方法和技术的信息,各国央行可以相互学习,进而补充这一领域的国际政策工作。对人类的未来而言,诸如新冠肺炎疫情等危机已经凸显了多样化支付手段的价值,任何支付方式都需要具有包容性,同时又能抵御广泛的威胁。虽然很难预测未来的挑战,但各国央行应继续着眼于长远,仔细考虑CBDC在未来一系列潜在情景中的作用。


本文地址: http://www.ok35.com/news/guandian/2020/27503.html
声明:本文经授权发布,除注明来源外,均为西瓜财经用户投稿,不代表西瓜财经立场。转载请注明:西瓜财经(ok35.com)
提醒: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谨防以“区块链”名义进行非法集资。
赞助商